首頁   /   走出去研究   /   對外投資

“投建營”轉型挑戰

  • 2019.12.03
  • 對外投資
  • 來源:中國投資參考
  • 作者:​楊海霞
  • 閱讀:
  • 打印

導 讀投建營一體化的發展趨勢給建筑類企業帶來了壓力與挑戰,但轉型的需求并不僅存在于企業身上。

●“向曲線兩頭走”

●尚待提升的投建營能力

●海外項目 自擔風險

●融資難

●轉型應是配套的 

盡管已經倡導了十幾年,投建營一體化的轉型在實施對外工程承包的基礎設施建設企業中依然比較困難。長期激烈競爭下,中國的對外工程承包企業在海外的建設收益越來越微薄。而2018年以來發展中國家債務負擔帶來的影響,讓這些企業在海外獲得東道國主權擔保的項目融資更加困難了。

因此,作為解決這些問題的主要辦法和企業高質量發展的轉型升級方向,投建營一體化近期被政府、企業反復提及,從2018年的下半年到未來的一段時期,投建營一體化都將成為基礎設施建設企業海外項目所面臨的一個共同話題。

2018年中非論壇北京峰會提出中國和非洲國家將重點實施“八大行動”,支持中國企業以投建營一體化等模式參與非洲基礎設施建設。

2019910-12日在剛果(布)首都布拉柴維爾舉行的第五屆對非投資論壇上,國家發改委外資司副司長張志青,再次建議在非中企投資模式逐步轉型,向PPP模式等投建營一體化合作轉變。

張志青表示,中國企業對非投資基礎設施領域合作主要以傳統的“工程承包+融資”模式為主。這種“短平快”模式因受到東道國融資能力制約而不可持續。投建營一體化的PPP模式可為企業投資帶來高附加值,類似于產業發展領域的“微笑曲線”,其較高收益來源于價值鏈兩端的投融資收益和運營維護利潤,而不是工程建設利潤。

不過在現實中,基礎設施建設企業在海外的這種轉型步履維艱。

“向曲線兩頭走”

“在2014年開始提出投建營一體化的概念,實際上是業主提出來的;當然這也是工程承包類企業業務發展的需要,不得不走這條路?!睂iT從事海外項目研究的中交產投有限公司施德祥表示。

他表示,亞非發展中國家的財政能力有限,從2000年開始,中國大量采用兩優貸款,幫助這些國家建設了很多項目。在一些國家有業主提出,希望中國企業能夠在當地投資,項目建完之后,希望中國企業能幫助他們進行運營。同時,對于企業來說,通過參與投資和運營,有利于其在日益競爭激烈的市場環境下拿到項目,鞏固在當地市場的份額。

“中國建筑類企業普遍施工能力很強,而相比之下工程太少。在海外競爭激烈、相互壓價,在整個項目周期價值鏈條里獲得收益的份額非常小?!敝袊鴩H工程咨詢有限公司研究中心主任李開孟在接受《中國投資》采訪時說,“他們也都意識到這樣是不具有可持續性的,所以希望朝微笑曲線兩邊延伸,從建設向前延伸,收購建筑設計單位參與項目規劃,成立投資公司進行投資,建設完之后進行運營,希望能增加自己的收益份額?!?/span>

但今年以來,這種轉型變得更加緊迫了。有相關人士指出,海外項目獲得來自政策性銀行的貸款正變得越來越困難。

隨著2018年外界對“一帶一路”建設或將加重沿線國家債務負擔的擔憂愈加明顯,“依靠東道國政府主權信用支持的EPC+F模式越來越難以持續下去?!崩铋_孟說。

首先是來自政府對企業的壓力。政府各部門都在倡導企業進行“投建營一體化”的轉型。在今年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峰會上,中國財政部發布《“一帶一路”債務可持續性分析框架》,鼓勵提高投融資決策科學性和債務管理水平。該框架通過明確債務范圍、預測宏觀經濟走勢、開展壓力測試等評估低收入國家債務可持續性,評估結果將作為貸款決策的重要參考。

據悉一些金融機構已經將其作為貸款決策的依據,一些重債國家項目融資受到影響,從而使得EPC+F模式困難大大增加。因此,很多企業將必須加快轉型,更多地關注項目本身的生命力,而不僅僅是建設施工、建完就走,李開孟說,“這正在逼迫他們從項目周期全過程風險管控的角度來真正地關注投資風險?!?/span>

?巴基斯坦卡西姆港燃煤電站全景(新華社 劉天攝)

尚待提升的投建營能力

“所謂的投建營一體化,就是對整個項目周期進行管理。從工程管理的專業角度來看,項目周期管理這個概念,從戰略、政策、規劃,到項目的識別、前期準備、投資、建設、運營、維護,然后是總結評價——是一個完整的生命周期,進行一體化管理是理所當然的?!崩铋_孟說。

中國最早引進和學習美國PMI制定的項目管理知識體系,是一個項目管理的標準體系;此后,中國又引入了歐洲IPMA國際項目管理協會在全球推行的四級項目管理專業資質認證體系。再后來又引入了澳大利亞的高級項目管理體系。

無論是哪一種體系,項目的管理都應該是一體化的、全生命周期的管理,“這個在邏輯上很容易理解,但在中國真正落地卻很難?!崩铋_孟說。

事實上,建筑類企業轉到投資運營首先遭遇的就是能力不足的問題。從2014年開始,中國開始大量引入PPP模式,這為這些企業轉型提供了一個天然的千載難逢的機遇。他們在國內開始通過PPP模式來承攬施工任務,經歷了投建營一體化“突飛猛進”的五年發展。

由于PPP的政策要求全生命周期一體化的要素整合運營,使得建筑類企業要想參與PPP項目,必須投建營一體化,否則就攬不到施工任務。

在這個過程中,一些企業努力轉型;有些企業則不愿意投資承擔風險,于是就有了一些變通的做法。如,一些企業就通過銀行貸款作為資本金進行股權投資,做高施工報價,通過建設施工回收利潤。但這種模式的弊端是,并沒有真正提高企業的投資運營能力,只是幫助企業拿到項目。

2017221日,山東政府采購網發布東營港東營港區進港航道及導堤工程的PPP項目招標公告,招標結果顯示:預中標的社會資本方為“中國鐵建港航局集團有限公司”,中標金額報價中,“資本金投資回報率”和“項目公司年融資利率”兩項預中標報價都是“0”。該項目的中標結果引起業內嘩然一片。這個事件對國內推廣PPP項目帶來了巨大的負面影響。

“在這種情況下,企業通過自己的方式把投資風險基本上化解掉了,因為它不需要運營,不需要通過運營來獲得投資的回報,所以沒有動力進行風險管理和運營?!崩铋_孟說,“所以這些年來,很多企業并沒有真正培養出自己的投資和運營能力?!?/span>

海外項目 自擔風險

“過去我們援外的項目,也可以視為投建營一類的項目,但是主體不一樣。過去是政府的援助性資金,通過招標企業去完成;現在,改為企業作為主體,進行真正的商業化運作?!笔┑孪檎f。海外投資的風險主要由企業承擔。因此,大部分企業仍很謹慎。在他看來,真正在海外實施投建營一體化的項目并不普遍,大多還是希望把風險降到最低程度。

“我們過去承接的公路項目大部分是公共屬性的,是政府自身職責所在,當它可以具備收費條件的時候,也是可以投資運營的,但在非洲這樣的項目很少?!敝袊窐蚋笨偨浝硗趵娬f。

2019年初中國路橋在柬埔寨金邊到西哈努克港口的高速公路項目已經開工,這是中國路橋實施的典型的投建營一體化項目。此外,他們還在巴基斯坦、塞爾維亞和非洲的工業園區項目中對投建營一體化進行了探索并取得了好的效果。

?當地時間2019322日,柬埔寨磅士卑省,中國企業承建的柬埔寨首條高速公路“金港高速”(金邊—西哈努克?。?,在柬埔寨磅士卑省4號公路39公里處舉行動工儀式。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孔鉉與柬埔寨首相洪森在“高速樣板路段”視察(CFP

不過,業界人士也坦言,能實施投建營一體化運作的多是大型企業,一般企業無法做到。由于投資風險大,企業不愿意過多參與投資,少量參股是比較穩妥的方式。

“從一個施工企業轉變成一個投資商,整個運作的邏輯都發生了重大的變化,你必須作為一個市場主體,如果投錯了,你要承擔責任。這對綜合能力的要求非常高。前期的工作就不是把可研報告批了就可以,而是需要真正地判斷這個項目是否可行。還需要有專業的運營團隊,投資的錢要靠20年、30年運營的收益來回收,跟當地的關系就不是把這個工程給我賺一筆就走。這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壓力?!崩铋_孟說。

“海外經驗不足,沒有對外商務談判的能力經驗,這是很多企業的短板?!笔┑孪檎f。盡管這些亞非拉國家相對落后,但是他們的法律相對健全,還具有相當高的談判能力, “需要培養的人才不僅包括商務談判,還需要金融,項目管理,等等?!?/span>

“一方面他們需要能力提升,加大人力資源的培養力度,沿著這個方向朝前走下去;但是另一方面,客觀現實是他們確實能力不足,而且中國企業境外投資的失敗案例造成了巨大的損失。所以這種情況下,現在國資委對中央企業境外投資的監管也是越來越嚴?!崩铋_孟說。

20187月,國資委發布的《中央企業違規經營投資責任追究實施辦法(試用)》,“對違反規定、未履行或未正確履行職責造成國有資產損失或其他嚴重不良后果的企業經營管理有關人員,嚴肅追究責任,實行重大決策終身問責?!?/span>

在這種嚴格的監管之下,投資會變得更加的謹慎。

融資難

雖然基礎設施類的施工企業,在海外市場尋求適合于投資運營的建設項目非常困難;但對于一些能源類施工企業而言,海外市場資源豐富,還是有許多非常適宜投資的項目。因為這些亞非國家,既有豐富的資源,也存在著一定的市場需求。如中國電建等央企也在海外成功地運行了一些能源類投建營一體化項目。還有一些市場機會則存在于產業園區、冶煉、水務等領域,如中交產投則投資了一些產業園項目。

相關企業人士表示,他們所面臨的最大掣肘是資金不足,項目融資難。這一方面是原有的政策性貸款的收緊,“目前在有些債務負擔重的國家進行無追索的項目融資,是很難實現的,能夠實現有限追索的項目融資,就很不錯了。有時不得不進行法人融資?!敝袊娊êM馔顿Y公司總經理杜春國說,“金融機構會要求企業把主要風險敞口都關閉,才能實現融資關閉?!?/span>

另一方面,國資委對央企的資產負債率的考核也是一個約束條件。進行法人融資會對企業的資產負債率產生很大的負面影響。

2018年國資委制定《中央企業資產負債率分類管控工作方案》,以資產負債率為基礎控制指標,對不同行業類型國有企業進行分類管理。國有非工業企業資產負債率預警線為70%,重點監管線為75%;此后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于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的指導意見》,提出推動國有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到2020年年末比2017年年末降低2個百分點左右,并提出加強金融機構對高負債企業的協同約束。對資產負債率超出預警線的國有企業,相關金融機構要全面審慎評估其信用風險,并根據風險狀況合理確定利率、抵質押物、擔保等貸款條件。對列入重點關注企業名單或資產負債率超出重點監管線的國有企業,新增債務融資原則上應通過金融機構聯合授信方式開展,由金融機構共同確定企業授信額度,避免金融機構無序競爭和過度授信,嚴控新增債務融資。對列入重點監管企業名單的國有企業,金融機構原則上不得對其新增債務融資。

而表外融資的空間更是狹小。“我們做財務投資,并不希望占有過多股份;很多企業也和我們是一樣的想法。所以總談不成?!币晃徊辉妇呙墓蓹嗤顿Y基金相關人士表示。而且,這類基金的規模本身也不大。而有些面向海外項目的股權投資基金,為避免風險,也是債權融資為主,要求固定回報。

轉型應是配套的

對此,杜春國表示,目前企業承擔過多的風險,建議國家應推動銀行保險等機構應與企業共擔風險。施德祥也認為,要建立一種機制,把各方利益都綁在一起,抱團走出去。

“企業走出去與金融機構共擔風險,這個邏輯是對的?!崩铋_孟表示,“企業走到哪兒,銀行就應該走到哪兒,銀行為企業連續服務十幾年、幾十年,這樣的例子在國外很普遍。但我們金融業的能力不足,所以整個轉型都應該是配套的,也應包括金融機構的轉型?!?/span>

實際上,金融業應該通過承擔風險來獲得高收益,這就要求銀行有能力論證項目,有能力對項目全過程出現的風險進行管控,通過對風險的管理獲得高額回報。

現在的問題是,銀行都不愿承擔風險。“我們銀行業跟國際銀行業相比,還是處于非常初級的階段,識別風險、管控風險的能力是非常弱的,整個金融機構、金融市場都是非常厭惡風險的?!崩铋_孟說。

他舉例說,在中國發行一年期的債券、三年期的債券可能還能發出去,發五年期的就發不出去,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的更沒有人買,因為大家對未來的風險接受不了。而國外針對一個50年上百年工程的基礎設施項目投資,發行50年的債券、100年的債券被視為理所當然,因為這個項目周期就是這么多年,銀行發放50年的貸款也屬正常。

“現在中國仍然缺乏對未來長遠的預期和信任,無論是銀行貸款還是其他金融工具的使用,基本的邏輯都是短期思路,所以金融機構對實體經濟的長期穩定發展的支撐能力是不具備的?!崩铋_孟說。

這也是為什么這些年要求金融機構進行轉型、提升對實體經濟的支撐能力的呼聲越來越高。“總體來說,金融業也是長期躺在國家的搖籃里、不愿意承擔風險的狀況?!崩铋_孟說。

“中國金融業的對外開放也是一個倒逼的機制,讓銀行業真正變成獨立的市場主體,可以承擔風險的市場主體,與企業形成一個相互共擔風險的利益共同體,這肯定是代表未來的方向?!?李開孟說。

轉型的需求不僅僅存在于企業與金融機構。在李開孟看來,中國的投資管理體制也需要“轉型”。

“投建營一體化本來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在中國往往難以實現,根本原因是體制的問題?!崩铋_孟說,“各個政府部門分頭管理,各管一攤,制定政策的制定政策,做規劃的做規劃,融資歸金融部門管,央企的項目還有國資委管。進入前期審批,各部門各自審批,各掃門前雪,缺乏統一協調?!?/span>

“在成熟的市場經濟運行體系中不應該存在這個問題。一般情況下政府部門不應該直接參與到具體的項目上,項目就是業主管。政府負責制定政策、制定標準,然后項目業主按照政府制定的政策標準進行實施。政府授權的專業機構要進行監督審查,無論是西方國家,還是亞洲國家,都有專業機構為政府把關,包括媒體,如果發現不按照政策法律法規標準執行,就會受到嚴厲處罰?!崩铋_孟說,“我國的投融資體制機制改革還沒有到位,一定程度上使得專業項目管理的理念難以落實,這也是為什么這么多年企業對項目的投建營一體化管理能力得不到提升的體制因素?!?/span>

編輯 | 楊海霞

設計 | 孫子悅

本文刊于《中國投資》2019年12月號


真人麻将游戏在线玩 北京pk10定位胆怎么玩的 体彩安徽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快三官方开奖网址 股票配资平台选哪个 加拿大28官方app 淘股吧股票论坛 山西快乐10分钟开讲结果 上证大盘年线图 江苏7位数开奖结果查询 甘肃省快三基本走势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