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出去研究   /   風險管理

《國際基建市場動態(2019年7-12月)》—亞洲風險篇

  • 2020.01.19
  • 風險管理
  • 來源:承包商會
  • 作者:
  • 閱讀:
  • 打印

2019年下半年,世界動蕩源和風險點顯著增多。從亞洲到非洲,從歐洲到拉美,系列熱點此起彼伏,多個國家動蕩頻發,傳統與非傳統安全問題交織蔓延,全球治理面臨嚴峻挑戰。

△ 國際秩序加速重構,大國關系深刻調整,多方博弈導致全球區域治理步履維艱。美國對伊朗系列制裁與打擊,將對全球熱點地區穩定和世界政治格局產生深遠影響。

△ 多國政治、宗教與社會矛盾突出,地區安全風險隱患難消,部分國家對華關系出現微妙變化,我周邊合作機制受沖擊。

△ 恐怖主義、極端民族主義與公共衛生安全風險等非傳統安全問題存在變化與波動風險,引發區域威脅。

△ 7-12月,亞洲地區巴基斯坦、印度、土耳其、緬甸、馬來西亞、孟加拉、菲律賓、柬埔寨、斯里蘭卡、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伊朗等國相關風險突出,需在2020年引起重視。

一、亞洲地區地緣政治與安全環境監測綜述

地區整體安全形勢多變,諸多風險影響基礎設施發展環境。2019年下半年,亞洲地區的巴基斯坦、印度、土耳其、緬甸、菲律賓等國恐襲風險凸顯,宗教及極端勢力組織滲透不斷加強,南亞地區安全環境呈現進一步惡化趨勢。除此之外,印巴邊境克什米爾地區緊張局勢持續加劇,民族宗教沖突及暴恐威脅不斷升級,對兩國及區域安全環境造成嚴重影響;波斯灣局勢變化牽動全球神經,美伊危機、美俄博弈與能源爭端影響中東地區安全環境,對多國能源與金融利益造成嚴重威脅;美伊對壘之下,伊朗多方尋求解決之道,力爭獲得國際社會支持,盡量減小因美國制裁所致損失;東南亞及南亞部分國家受登革熱病毒侵害,相關國家醫療衛生體系正經受新一輪考驗。受以上多方面因素影響,亞洲地區基礎設施行業發展面臨越來越高的機構和人員安全風險。

二、亞洲地區重點國家安全風險態勢觀察

1、巴基斯坦。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局部政治穩定性風險、恐怖活動風險、武裝沖突風險、國際關系風險、社會治安風險、國家經濟風險、民族宗教文化風險、公共衛生安全風險等。2019年,巴基斯坦政局大體穩定,但近期反對派持續發起示威游行,要求總理下臺及重新選舉。本屆政府執政以來,雖然經濟增速有所放緩,但整體向好,下一階段政府經濟政策將向謀發展、促增長的方向逐漸轉型。雖然巴軍警反恐成效顯著,但宗教極端暴恐威脅持續,多地安全形勢依然嚴峻,宗教與傳統節日,巴基斯坦塔利班(TTP)、伊斯蘭國(IS)等恐怖組織常針對政府與軍警設施、什葉派穆斯林或基督教的宗教集會以及人口稠密地區發動襲擊。同時,中巴經濟走廊(CPEC)建設所面臨的俾路支等激進分離主義武裝威脅長期存在。

2、印度。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民族宗教文化風險、局部政治穩定性風險、社會治安風險、恐怖活動風險、國際關系風險等。2019年第二季度史上最大規模大選,以現任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連任結束,但第三季度以來執政黨地方議會選舉接連失利,引發諸多不穩定因素。印度政府強調“印教治國”的意識形態,擠壓了少數族群生存空間,12月上旬以來,因反對《公民身份法》修正案,引發民族宗教文化沖突與示威騷亂并逐漸向全國范圍蔓延,極大干擾了社會生產和營商環境。此外,印度還面臨環境污染、水資源危機等問題。印度官方機構報告稱全國近6億人面臨極端用水壓力,首都新德里等21個主要城市地下水將在2020年耗盡。

3、土耳其。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局部政治穩定性風險、恐怖活動風險、武裝沖突風險、社會治安風險、民族宗教文化風險、國家經濟風險等。2019年土地方選舉前后,土耳其里拉匯率劇烈波動,導致執政黨在本次地方選舉中失去多個重要城市,總統埃爾多安的權威遭象征性打擊,黨派糾紛與相關暴力事件持續。當前,土國內仍存在“伊斯蘭國”(IS)、“庫工黨”(PKK)、“居倫運動”(FET?)等多股恐怖勢力,當局仍在持續打擊。在境外勢力煽動下,土耳其多地曾發生針對中國的游行示威,部分中資企業正常工作生活受滋擾,值得注意??傮w而言,土經濟預期惡化,失業率同步上升,盡管經濟有初步復蘇跡象,但整體脆弱,國際社會對2020年該國整體經濟形勢展望悲觀。

4、緬甸。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局部武裝沖突風險、社會治安風險、民族宗教文化風險、國際關系風險等。2019年以來,緬甸政局和整體治安除緬北、西部若開邦地區外基本穩定。緬甸獨立以來一直為民族矛盾、民族沖突所困,民族問題成為影響緬甸政局、經濟發展乃至國際關系的極為重要的因素;近年來,若開邦少數穆斯林族群羅興亞人(Rohingya)問題一直受國際關注,穆斯林與佛教徒間的沖突對該地區安全構成重大威脅,亦對周邊國家輸出難民造成“溢出”風險。2020年大選臨近,選舉相關政治活動料逐漸增多,民盟與鞏發黨的競爭或日趨白熱化,各方料圍繞修憲改革、民族和解、羅興亞人問題、中國投資等焦點展開爭論和博弈。2018年12月起,緬甸政府軍與少數民族地方武裝(民地武)的?;鹌谥?019年9月21日到期,北部3支民地武將?;鹌谙扪娱L至年底;?;鹌趦?,前幾年沖突較為激烈的緬北撣邦、克欽邦等地區沖突明顯減少,但若開邦武裝沖突仍時有發生。武裝沖突區域系中緬經濟走廊關鍵地段,意義重大,值得中方人員高度與持續關注。

5、馬來西亞。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社會治安風險、民族宗教文化風險、潛在恐怖活動風險等。2019年,馬來西亞政局較穩,社會治安狀況總體屬安全可控,但國家元首身體健康狀況與候任總理交接棒問題,系各界關注焦點。今年以來,馬來全國持刀搶劫案有上升趨勢,首都吉隆坡犯罪案件時有發生,包括富人區和擁擠的公共場所,但涉槍事件較少。馬來西亞潛在恐怖活動風險猶存,包括菲律賓“阿布沙耶夫組織”(ASG)在內的諸極端組織有能力在該國東馬地區實施綁架勒索、招募成員和滋擾襲擊。

6、孟加拉。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局部政治穩定性風險、工會運動風險、恐怖活動風險、社會治安風險、公共衛生安全風險、民族宗教文化風險等。2019年以來,反對黨“孟民族主義黨”已就其領袖卡莉達-齊亞被監禁發起系列抗議。7月1日起,孟實施新一輪天然氣費漲價,10月初洋蔥等生活必需品價格暴漲。盡管孟政府進口大量洋蔥,并推出政府補貼,但仍有民眾因搶購洋蔥而發生沖突。孟國偷盜、搶劫甚至持械入室搶劫等嚴重刑事案件時有發生,社會不安定因素仍長期存在。此外,隨著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5月先后宣布在印控克什米爾地區與巴基斯坦“建省”,不排除孟加拉國成為IS下個目標的可能。今年以來,孟境內熱帶疾病與傳染病持續高發,常見傳染病為登革熱、霍亂、傷寒、瘧疾、肝炎、痢疾等。

7、菲律賓。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恐怖活動風險、社會治安風險、民族宗教文化風險、武裝沖突風險、公共衛生安全風險等。2019年,菲國家元首身體健康狀況已逐漸演變成政治問題,菲律賓今年第四季度消費者信心指數下降,消費者信心不足或持續,對2020年前景展望并不樂觀。菲國內治安較差,槍支泛濫,刑事案、綁架及恐襲時有發生。菲南部棉蘭老島,極端分子仍活躍,馬巫德組織(Maute)、阿布沙耶夫組織(ASG)、邦薩摩洛伊斯蘭自由戰士(BIFF)等均已宣誓效忠“伊斯蘭國”(IS),該島戒嚴令計劃持續至2019年12月31日結束。反政府武裝“新人民軍”(NPA)分布全國多達60個省,不時實施滋擾襲擊。菲地方勢力尤其是南部爭斗加劇,綁架、兇殺、盜搶等案件呈快速上升趨勢,涉及華僑華人的惡性案件居高不下,社會不安定因素長期存在?!栋钏_摩洛組織法》(BOL)法案全民公投雖獲通過,但菲南地區和平與發展道阻且長。8月,菲律賓巴丹省一家燃煤發電廠有超過100名中方人員因感染登革熱病毒而入院。

8、柬埔寨。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工會運動風險、社會治安風險、政府主權信用和腐敗風險等。2019年以來,柬埔寨局勢總體可控,洪森首相領導的人民黨執政地位進一步穩固,但政府對反對派、獨立媒體和非政府組織的嚴控可能誘發反抗。柬政府強調對外開放、吸引外資發展經濟,經濟增長前景樂觀,但國內腐敗情況根深蒂固,工會暴力罷工、抗議示威活動影響社會穩定。歐盟和美國是柬埔寨的重要貿易伙伴,與歐美關系的變數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柬的發展,歐美對柬施壓將對柬經濟尤其是出口產生較大負面影響。中柬兩國在共建“一帶一路”上的合作日益密切,但也出現了一些質疑的聲音,尤其是西方媒體的惡意揣測和隨意捏造,需引起高度關注??傮w上看,由于人民黨和反對派的實力對比懸殊,柬埔寨出現翻盤的可能性較小,但也應預防可能引發的街頭暴力風險。8月,柬埔寨西哈努克?。⊿ihanoukville)西哈努克市(亦稱“西港”)社會治安不靖,涉中國公民惡性刑事案件、暴力案件頻發并造成多名中國公民死亡。

9、斯里蘭卡。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社會治安風險、工會組織運動風險、民族宗教文化風險、公共衛生安全風險、潛在恐怖活動風險等。2019年與2020年,斯里蘭卡先后舉行總統選舉與議會選舉,各類選舉相關集會料增多。斯社會秩序較好,但近年來刑事犯罪有所上升,頻繁發生盜竊、搶劫案件。此外,各地針對社會、經濟、宗教等問題的示威、沖突和罷工活動均時有發生,社會不安定因素仍長期存在。近年來,多數派佛教徒與少數民族間爭端與宗教沖突時有發生,常引發人員傷亡與商店、住宅、宗教場所被破壞與縱火。2019年4月,科倫坡等地遭遇復活節連環爆炸恐襲導致6名中國公民遇難,目前雖緊急狀態已解除,但斯國內民族宗教矛盾與族際關系仍較緊張。

10、哈薩克斯坦。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社會治安風險、局部政治穩定性風險、排外風險與潛在恐怖活動風險等。哈國首任總統努爾蘇丹-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Nazarbayev)辭職后,雖然哈現任總統奉行經濟“務實主義”,注重與俄羅斯、中國、美國及中亞國家的多元化外交,但哈長期依賴石油市場、國家機制薄弱、銀行系統穩定性差、政權交接風險等長期存在。9月2日,哈薩克斯坦議會參議院選舉投票,首任總統長女達莉佳-納扎爾巴耶娃獲全票當選參議院議長。哈政治穩定性取決于納扎爾巴耶夫過渡管理能力,一旦政治平衡被打破,哈國精英內部爭權風險上升,對該國采礦、石油和天然氣等關鍵部門存在潛在不穩定影響。今年以來,哈國內宗教極端主義、民族分裂主義和地方分離主義雖有所抬頭,但在政府嚴控與打擊下,并未對國家安全穩定和社會秩序構成較大威脅。首都阿斯塔納(Astana)更名為努爾蘇丹(Nur-Sultan)、提前舉行總統選舉、阿雷西軍火庫爆炸等系列事件不斷加劇部分政治人士與底層民眾的反政府情緒,局部示威時有發生。9月,自哈薩克斯坦西南部曼格斯套州(Mangystau)石油重鎮扎納奧津/扎瑙津(Zhanaozen)開始,因“所謂中國污染工廠向哈國境內轉移”系列謠言,一度引發多地民眾排外游行與集會示威,反對所謂“中國影響力”增長,10月下旬首都等地又舉行示威。該事件存外部勢力煽動,是否反復有待觀察。

11、吉爾吉斯。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局部政治穩定性風險、邊境沖突風險、社會治安風險、項目運營風險、排外風險、潛在恐怖活動風險等。進入2019年,現任總統熱恩別科夫(Sooronbay Jeenbekov)以反腐為由打擊前總統、社會民主黨領袖阿塔姆巴耶夫(Almazbek Atambayev)。阿塔姆巴耶夫豁免權被取消并被捕后,2019年10月,吉檢方對前總統啟動起訴程序,但司法進展不順利,案件審理將成“持久戰”。吉安全形勢和治安情況仍無明顯好轉,搶劫盜竊、敲詐勒索、槍殺等惡性案件時有發生,部分案件針對中國公民。同時,吉國安委(GKNB)搗毀極端武裝組織和挫敗襲擊的事件仍有見諸報端。8月5日,吉東部納倫州(Naryn)索爾通—薩雷(Solton-Sary)某中資金礦項目附近,當地民眾因謠言集會示威,部分集會者非法沖闖礦區,暴力毆打中方員工導致多人住院。

12、伊朗。2019年下半年,該國主要風險包括,國際關系風險、局部政治穩定性風險、武裝沖突風險、潛在恐怖活動風險、民族宗教文化風險、社會治安風險等。2019年以來,因境外勢力滲透,伊朗國內已爆發數輪大規模反政府集會示威,并衍生系列矛盾沖突。隨著美對伊持續“極限制裁”,國內民生問題持續引發周期性抗議示威。2020年2月伊朗議會選舉臨近,國內強硬派活動將加劇與西方的緊張關系。2019年最后一周至2020年第一周,美伊緊張關系一度升至最高點,所幸在各方努力之下有所緩和。蘇萊曼尼將軍遇襲事件被視為中東近年大事件之一,地區緊張局勢與武裝沖突風險仍將持續,地區安全最大的風險仍系不斷升級的代理人戰爭及其外溢效應。此外,伊朗所有邊境地區,尤其是西部和東部地區,分離主義、極端主義或激進主義武裝組織的安全威脅始終存在風險波動,不可小覷。


真人麻将游戏在线玩 天津麻将番数规则介绍 网上棋牌游戏平台购 云南时时彩接口 什么app可以模拟 江西多乐彩有遗漏 股票量化投资软件 青海快三在线查询 兴动哈尔滨麻将最新版本 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山东11选五在哪里投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