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走出去研究   /   融資信貸

關于提升企業融資能力的工作思路

  • 2019.08.09
  • 融資信貸
  • 來源:國際工程與勞務雜志
  • 作者:宋東升
  • 閱讀:
  • 打印

我們為什么要提升融資能力

基礎設施全行業全產業鏈能力+“走出去”戰略+金融支持造就了對外承包工程行業大致十年的輝煌,這個階段中國對外承包工程以融資+EPC為特點,中國強大的基礎設施能力、金融“走出去”實踐和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的極度短缺實現了堪稱完美的結合。此外,蘇聯解體、全球金融危機和歐債危機等給中國基建行業和中國資金提供難得的機遇,成就了中國對外承包工程業的輝煌,造就了基礎設施成為中國的大國重器,為習主席提出“一帶一路”倡議打下了基礎。

習主席說,“共建‘一帶一路’,關鍵是互聯互通”?;A設施是互聯互通的基石。因此,我們不但有巨大的企業發展壓力,還有偉大的政治使命。無論是企業發展還是政治使命,我們都需要融資支持。資金融通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

我們體量太大了,無法“生活”在產業鏈的下端,不能僅靠承包或分包工程生存,我們的體量、企業使命、“一帶一路”倡議和民族復興的責任都要求我們必須把發展重心定位在基礎設施產業鏈的上游。而在基礎設施行業的上游發展,更離不開融資。

我們的融資能力怎么下降了

我想大家都已經感覺到我們近期的融資能力下降了。過去,只要有合同,融資大致沒有太大問題,現在感到困難多多了。為什么?我認為大概有以下幾個原因。

F+EPC的好日子已經過去了,現在業主更多地提出以PPPBOT模式承攬項目的需求,對我們融資能力的要求和過去完全不是一個水平了。企業和金融機構都發現自己能力不足,我們到現在還極少有真正意義上的項目融資。

大形勢變了,我們更加謹慎了。一是個別國家要求債務重組,外界對主權債務的批評增多;二是國家外匯儲備有所下降,國家對外投資監管升級,但國際市場和“一帶一路”項目都要求加強對外投資,我們從上到下能力和經驗都不足。

因此,這個階段我們能做的似乎就是加大對風險的防控,融資也就更加困難。已有的金融政策難以持續,“一帶一路”建設進入“工筆畫”時代,我們正在走向國際舞臺中央,民族復興處在關鍵時刻,歷史期待著新的金融政策盡快出臺。

政府、金融機構和企業共同努力

建立“一帶一路”投融資新體系

過去十多年的時間,中國金融支持政策以買方信貸為主。在這個階段的后期,中國企業開始進入投資領域,投資項目的融資模式以公司擔保+信保為主,真正的項目融資極其鮮見。顯然上面兩種方式均難以持續,亟需建立新時期系統性的金融支持政策。

曾任證監會主席和中行董事長的肖鋼近日著書《制度性開放-構建‘一帶一路’投融資新體系》,認為影響“一帶一路”投融資的因素都在規則層面,并且存在內部的邏輯關系,而要從根本上解決這些問題,“僅靠中國方案不可行、西方方案也不可行、現行拖延做法更不可行”。我贊同肖鋼先生的說法, 這里就建立“一帶一路”投融資新體系談幾點個人建議。

我們要充分認識建立“一帶一路”投融資新體系的重要性和緊迫性?!耙粠б宦贰笔侵袊鵀槭澜缃洕?、人類和平和全球治理貢獻的最大中國方案,“一帶一路”建設和民族復興息息相關。而資金融通或“一帶一路”投融資新體系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關鍵。

“一帶一路”建設項目分兩大類,一是政府間項目,二是商業項目?!肮すP畫”時代的“一帶一路”建設應該以商業項目為主,政府間項目畫龍點睛。政府間項目由政府主導,商業項目由企業和金融機構主導,應厘清各自的責任,都不應越位。

政府間項目的金融政策是清晰的,需要進一步明確和強調的是政府間項目的援助性質和政治外交使命 ,因此不應過分強調商業屬性。我們亟需建立的是針對“一帶一路”商業項目的投融資新體系,投融資新體系的目標應該是:要有好項目,企業愿意投;要有資金,金融機構愿意貸。

建設“一帶一路”投融資新體系的關鍵是風險理論和風險分擔機制的突破?,F行的風險理論是照搬西方傳統的國家風險理論,其主要問題有:一是世界發生著天翻地覆的變化,缺乏與時俱進;二是完全依賴過去的數據,缺乏發展的觀念;三是具有強烈意識形態色彩,非市場經濟就一定風險很大;四是用國家風險分析代替行業風險分析和項目風險分析,實際上,低風險國家一定有高風險行業,高風險國家也一定有低風險行業。

根據西方風險理論,“一帶一路”建設重點國家大都是中高風險國家,難道“一帶一路”建設要規避這些國家嗎?事實上這些國家大都是發展潛力巨大的國家。

我們亟需建立新的風險理論體系,新的風險理論體系應該關注以下幾點:

一是用發展的觀點看待風險;二是用中資銀行和中資企業角度看待風險;三是用中國對外投資的實際風險數據做指導;四是建立行業和項目風險理論,找出低風險的行業和低風險的項目;五是站在“一帶一路”和民族復興的高度看待風險。

在新的風險理論基礎上,建立“一帶一路”建設風險控制和風險分擔新機制。建議注意以下幾點。

一是明晰“一帶一路”建設和風控措施的關系,風控措施是保駕護航,風控不是為了零風險,風控措施不是為了規避責任,不能說NO不承擔任何責任,說YES要承擔很大風險。

二是投融資安全依靠的是專業能力、責任清晰和全過程控制,投融資安全不是審批出來的,過度審批會造成把精力用于審批而不是風控,造成無人真正擔責。

在新的風險理論和風控措施建立之前,目前最現實的是落實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反復強調的“擴大出口信用保險的覆蓋面”或“應保盡?!?。

中國信保是中國唯一的政策性出口信用保險機構,其使命就是支持出口,保障出口收匯和銀行信貸安全。建議中央明確中國信保為建設“一帶一路”金融系統性支持政策的牽頭單位,鼓勵信保適度虧損,將出口信用保險政策用到極致,中國信保應以遠大于銀行和企業的風險偏好,引領銀行和企業進行金融創新。我認為這是最簡單、最快捷和最有效的措施。

建立“一帶一路”投融資新體系還要有好項目。我們不能包打天下,應選擇和建立“一帶一路”建設重點行業,用有限的資金擴大“一帶一路”的影響。重點行業的選擇標準應該是:一是國際公認的亟需發展的關鍵行業;二是適合商業開發的行業,項目自身具有還款能力;三是中國具有產業優勢,能帶動中國成分“走出去”的行業。

制定切實可行的政策,鼓勵、支持企業以商業模式參與“一帶一路”民生項目,建立援外資金、“兩優”用于民生項目商業開發的機制,彰顯大國風范,比如重點解決撒哈拉以南國家60%人口用電問題。

我們應正確認識發展中國家的基礎設施風險的特點:一是基礎設施嚴重短缺,每一個項目都具有不可替代性,政治和經濟因素對其影響很小,這是項目安全的最大保障;二是項目要求不苛刻并帶來高收益,高收益是抵抗風險的重要因素;三是發展潛力巨大,預期更好。

企業自身如何提升融資能力

首先明白我們的優勢和競爭力是什么?是我們的EPC能力和EPC風險防范能力。我們提升融資能力要依靠和利用我們的優勢和競爭力。完成一個項目的融資,核心是風險分擔,我們要擔起EPC責任和風險。利用好這一點,可以衍生出多種融資結構。

搞清楚不同市場、不同項目對融資的需求。比如拉美的市場經濟國家和中東的以色列、土耳其等國,政府比較有作為,特許經營或項目的風險分擔和風險對沖機制比較健全。

我們自己要深刻理解此類項目的結構,找到對此類結構熟悉的銀行,就能找到有競爭力的資金。再比如中東的電力投資市場,市場和投融資體系都很成熟,但競爭很激烈。

我們需要懂電力投資、懂中東電力項目融資結構和熟悉國際金融機構、溝通能力強的團隊。而大部分發展中國家,也是“一帶一路”需要重點支持的國家,這是最需要也是最難突破的地方。

在這些國家,我們要站得更高,要深度融入這些國家的社會和經濟發展,幫助他們設計合理的商業模式,設計合理的風險分擔機制。

自身能力建設最重要。我們要建設自己的投融資團隊,這是核心,要有懂工程、懂金融、懂投資,熟悉國內外金融機構、語言好、溝通能力強的團隊。

“一帶一路”對我們來說,既是巨大商業機會,也是巨大的政治責任,我們要建立適應“一帶一路”的戰略和風控措施,不能管風控的不管業務、做業務的不顧風控。我們要認識到不創新就沒有出路。溝通很重要,我們要和金融機構及相關各方盡早溝通,深度溝通。

(本文根據作者在承包商會七屆七次會長會議上的發言整理)

 

 


相關推薦
真人麻将游戏在线玩 弈乐贵州捉鸡麻将 体彩江苏11选5怎么玩 极速赛车手机app下载 北京pk10预测专家 大盘股市分析 516棋牌中心 北京时时彩软件怎么样 陕西11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20选5开奖结果查询 风采 股票指数 计算方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