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一帶一路   /   調研文章

走向2020的“一帶一路”建設:新進展、新形勢和新舉措

  • 2020.02.19
  • 調研文章
  • 來源: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
  • 作者:
  • 閱讀:
  • 打印

2019年是“一帶一路”建設從謀篇布局的“大寫意”轉入精耕細作的“工筆畫”、向高質量發展轉變之年,在國家高層引領和相關部門、地方的共同努力下,“一帶一路”建設更多的合作共識圓滿達成、更多的合作領域實現突破、更多的合作項目落地生根,為世界經濟增長開辟了新空間,為國際貿易和投資搭建了新平臺,為完善全球經濟治理拓展了新實踐。展望2020年,國際政治經濟格局持續發生深刻變化,國內經濟尚處于爬坡過坎的關鍵期,對“一帶一路”建設提出了新要求和新挑戰。如何推動重點方向重點國別重點領域實現新突破、助力破解我國發展面臨的國內外困境及問題,將是下一步推動“一帶一路”建設高質量發展的主要努力方向。

一、2019年“一帶一路”建設主要進展

2019年,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成功舉辦并取得豐碩成果,共建“一帶一路”國際共識不斷凝聚,戰略政策對接、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中歐班列建設、對外貿易和投融資合作等方面取得積極進展,推動“一帶一路”建設走深走實。

01“一帶一路”共建范圍逐步擴大并向西歐方向拓展,重點區域和重點領域合作機制加快建立,第三方市場合作取得積極進展

2019年以來,意大利、盧森堡、瑞士、馬里、秘魯等十余國與我國簽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意大利成為首個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G7成員國,“一帶一路”建設的朋友圈在西歐方向得到積極拓展。截至11月底,我國已與137個國家和30個國際組織簽署199份“一帶一路”合作文件。

伴隨著參與共建國家范圍的進一步擴大,重點區域和重點領域對接合作不斷深化,合作機制加快建立?!吨袊瓥|盟關于“一帶一路”倡議同〈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2025〉對接合作的聯合聲明》發布,歐洲議會“‘一帶一路’政策溝通委員會”成立,“一帶一路”稅收征管合作機制建立和以“稅收信息化”為主題的多邊磋商會召開,“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一帶一路”新聞合作聯盟、“一帶一路”律師聯盟、“一帶一路”國際智庫合作委員會成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進一步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和6個涉“一帶一路”建設指導性案例發布等,標志著“一帶一路”建設合作機制化水平在穩步提高,將為“一帶一路”建設行穩致遠提供堅實的保障。

與此同時,第三方市場合作穩步推進,國家、企業層面的多個合作機制和項目合作意向相繼達成,全方位多層次合作體系逐步建立。2019年,英國、瑞士等國與我國簽署《關于開展第三方市場合作的諒解備忘錄》,首屆中意、中奧第三方市場合作論壇成功舉辦,中奧第三方市場合作工作組第一次會議舉行,中法就第三方市場合作機制開展“一帶一路”具體項目合作達成共識,中英雙語版《第三方市場合作指南和案例》發布。截至2019年11月,中方已與14個國家簽署第三方市場合作文件。在企業層面上,中國人民銀行與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簽署加強第三方市場投融資合作諒解備忘錄,中國進出口銀行與瑞穗銀行、渣打銀行等同業機構簽署“一帶一路”項下第三方市場合作協議,中車集團與德國西門子已在部分重點項目達成了三方合作協議。

02以六大經濟走廊為統領,我國與周邊國家關鍵基礎設施互聯互通項目建設扎實推進,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正在成為助力南向互聯互通的新引擎

中巴經濟走廊方向:最大交通基礎設施項目——巴基斯坦PKM高速公路項目(蘇庫爾-木爾坦段)提前竣工;巴基斯坦喀喇昆侖公路二期工程赫韋利揚至曼塞赫拉高速公路段通車、拉合爾軌道交通橙線項目建設完成;重點能源項目胡布電站正式投入運營,將滿足400萬家庭用電需求;瓜達爾港正式開展阿富汗過境貨物業務,建港18年后開始發揮經濟效益。中蒙俄經濟走廊方向:中俄能源合作的標志性項目——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投產通氣;中俄間首條跨境鐵路大橋——同江中俄鐵路大橋合龍,未來通車后將使國內鐵路與俄遠東地區至西伯利亞鐵路相連;中俄界江黑龍江公路大橋工程完工,中國黑河—俄羅斯布拉戈維申斯克兩個地級市實現直接互通互聯,兩市間首條跨黑龍江索道項目開工;中俄成立北極海運公司,北極航道開發利用合作和“冰上絲綢之路”向前再邁進;由“中國標準”、“中國技術”建設的高速公路——蒙古國烏蘭巴托機場高速公路順利移交蒙方使用。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方向:中老鐵路取得積極進展,沿線多個特大型橋梁及隧道順利貫通,磨萬鐵路北段正式進入架梁階段;中泰鐵路一期工程設計完成并于12月底在呵叻府巴沖縣正式開工;友誼關海關在中越友誼關口岸正式揭牌,中國東興-越南芒街口岸北侖河二橋開通啟用。新亞歐大陸橋方向:新疆首條到中亞全貨機航線開通運營;TIR運輸(《國際公路運輸公約》)貨物經霍爾果斯口岸入境,首次中歐“門到門雙向公路運輸”順利完成。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方向:中緬鐵路大瑞段福星隧道貫通;中尼鐵路日喀則至吉隆段啟動可行性研究。海上絲綢之路方向:印尼雅萬高鐵首條隧道貫通、首座連續梁合龍;馬來西亞東海岸鐵路項目正式重啟;中遠海運比雷埃夫斯港逾6億歐元投資計劃獲批。值得一提的是,《西部陸海新通道總體規劃》頒布實施,標志著北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南連21 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協同銜接長江經濟帶的我國西部廣大內陸地區對外開放新興戰略通道建設進入全面實施階段,隨著鐵、公、海交通基礎設施加快建設和國內外交通運輸便利化協作機制的陸續建立,將大大提升南向互聯互通的水平,成為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及海上絲綢之路建設的重要支撐。

03國內外運輸合作機制助力提升中歐班列運營水平,中歐班列重箱率和返程問題得到有效解決,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成為新增長點

中歐班列的國際運輸合作和國內協調機制逐步發揮作用,運輸組織得到加強和優化,班列運營規模和質量顯著提高。4月,中白德哈蒙波俄7國鐵路部門共同召開中歐班列運輸聯合工作組第四次會議,并于高峰論壇期間簽署《中歐班列運輸聯合工作組議事規則》。9月,中歐班列運輸協調委員會第四次會議召開,國鐵集團組織全國中歐班列運營企業共同簽署了《推進中歐班列高質量發展公約》,完善班列運輸組織體系和質量評價體系,拓展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中歐班列輻射面和影響力持續擴大。2019年,中歐班列共開行8225列、同比增長29%,發送72.5萬標箱、同比增長34%;綜合重箱率達到94%,回程班列從2018年“去三回二”發展為2019年的“去一回一”;貨物種類不斷豐富,從原來的手機、電腦等IT產品,擴大到了服裝、機電、糧食、酒類、木材、磁懸浮軌道梁、飛機等,整車進出口成為新的增長點。同時,中歐班列實現常態化運郵,“門到門”運輸、“班列超市”以及特種運輸等新型服務業態不斷涌現,行業創新力顯著增強。

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發展迅速。2月,澳大利亞鐵礦石經海運運往越南海防港、換裝中亞米軌班列經河口口岸運抵中國國內,標志著以中亞米軌班列和海運為運輸途徑的跨洲際海鐵聯運通道正式打通;10月,中越米軌鐵路首次將印尼貨物從越南海防港運抵中國河口口岸;中越(憑祥-上海)冷鏈集裝箱班列、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出口印度專列、鐵路箱下海出境專列開行。2019年,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累計開行923列,共到發46134個標箱,較2018年班列數同比增加51.56%;目的地覆蓋全球6大洲中88個國家的213個港口。

04我國對沿線國家投資有所下滑,但對沿線國家貿易漲幅明顯,對我國外貿發展支撐作用繼續增強,自貿區建設步伐也有所加快

投資方面,2019年1-11月,我國企業對沿線56個國家非金融類直接投資127.8億美元,同比下降1.4%,占同期我國企業非金融類對外投資總額的12.9%,同比增加0.5個百分點,主要投向新加坡、老撾、越南、印尼、泰國、巴基斯坦、阿聯酋、馬來西亞、柬埔寨和哈薩克斯坦等國家。貿易方面,2019年1-11月,我國對沿線國家進出口總額為8.35萬億元,同比增長9.9%,高出全國外貿整體增速7.5個百分點,占比提高2個百分點至29.3%。對外承包工程方面,我國企業在沿線61個國家新簽對外承包工程項目合同6055份,新簽合同額1276.7億美元,占同期我國對外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的61.2%,同比增長41.2%;完成營業額746.1億美元,占同期我國對外承包工程完成總額的55.3%,同比增長1.3%。自貿區建設方面,2019年以來,我國與東盟、新加坡、智利的自貿區升級,與毛里求斯簽署自貿協定,與巴基斯坦自貿協定第二階段議定書生效,與新西蘭結束自貿協定升級談判,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15個成員國在整體上結束了談判,中國與歐亞經濟聯盟經貿合作協定正式生效。

05多雙邊金融合作機制日益擴展,投融資渠道不斷豐富,金融機構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能力不斷提升

國際多雙邊投融資合作機制不斷增加。財政部聯合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洲開發銀行、拉美開發銀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等成立多邊開發融資合作中心;國開行牽頭成立中拉開發性金融合作機制;亞洲金融合作協會“一帶一路”金融合作委員會成立;亞投行不斷強化使用本地貨幣融資能力,為印度、印尼、泰國、土耳其和俄羅斯等國提供本地貨幣融資方案;中日韓—東盟成立“10+3”銀行聯合體并共同簽署《中日韓—東盟銀行聯合體合作諒解備忘錄》。債券融資拓寬“一帶一路”建設資金來源渠道。中國銀行多機構多幣種“一帶一路”主題債券在港上市;上交所市場推出以“一帶一路”項目公司債券為參考債務的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深交所出臺“一帶一路”債上市掛牌的具體制度安排。綠色金融成為金融合作重點方向?!耙粠б宦贰本G色投資原則第一次全體會議召開,簽署支持該原則的機構已達33家;中國工商銀行發行全球首支綠色“一帶一路”銀行間常態化合作債券。債務管理能力合作有序加強。財政部發布《“一帶一路”債務可持續性分析框架》,推動參與國家加強債務管理能力和投融資科學決策能力。

二、2020年“一帶一路”建設面臨的國內外形勢變化

展望2020年,一方面,國際政治經濟格局持續發生深刻調整,全球經濟仍將保持低位運行,我國經濟下行壓力明顯,“一帶一路”建設面臨不確定性因素可能會增加;另一方面,沿線國家經濟發展勢頭相對較好,我國國內開放合作體制及格局日趨完善,將有望成為“一帶一路”建設穩步推進的有力支撐。

01中美貿易爭端有所緩和,但“一帶一路”建設所面臨的地緣政治環境不穩定因素仍然存在

隨著中國綜合實力不斷提升以及中美差距逐漸縮小,中美競合平衡態勢被打破,兩者競爭日益加劇且競爭面從貿易向科技、人文交流等領域拓展,這是近年來中美關系演變的基本趨勢。2019年以來,美國就一直采取出口管制、安全審查、交流限制等方式對我國科技創新領域進行打壓。雖然隨著2020年1月15日中美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的簽署,歷時一年多的兩國間貿易摩擦的緊張局面有所緩和,但科技領域的角力仍在繼續,中美關系發展仍具有一定不確定性??梢灶A見,在新的一年里,隨著“一帶一路”建設影響力的進一步擴大,美國針對“一帶一路”倡議的封鎖打壓行為有可能進一步升級,除了繼續推動印太戰略外,還會通過不斷炒作涉港涉臺、涉疆涉藏議題以及南海問題、朝鮮半島問題等破壞我國周邊穩定環境,攪局我國與沿線部分國家的經貿合作,甚至通過長臂管轄等方式直接阻撓共建“一帶一路”項目推進。與此同時,受中美大國競爭壓力外溢影響,沿線部分國家參與共建“一帶一路”態度趨于搖擺,加之沿線多個國家進入政局變動敏感期,涉及“一帶一路”建設的政策變化和局勢動蕩風險也在上升。例如,斯里蘭卡總統西里塞納上任以來,國際媒體就科倫坡港口城項目進行了一系列負面炒作。此外,以德、法為代表的西方部分發達國家將繼續從規則標準等“軟聯通”領域對“一帶一路”建設予以遏制,倒逼我國加快推動與國際規則標準對接工作。

02全球經濟增長保持低位運行,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濟增長態勢穩定,“一帶一路”建設的基本面可望保持向好

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態勢仍然不容樂觀。早在2018年中期,世界銀行就在《全球經濟展望》中預測指出未來十年將是自上世紀90年代以來經濟潛在增速最慢的十年。2019年以來,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先后幾次下調2019年和2020年全球經濟增長預期,表現出對全球經濟增長前景的擔憂。在2019年10月發布的最新報告中,世界銀行、貨幣基金組織分別將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率預測下調至2.5%、3.0%,較年初預期下調0.4、0.5個百分點;同時,兩家機構將2020年世界經濟增長率預期分別下調至2.6%、3.4%,較年初預期分別下調了0.3、0.2個百分點。但是,東南亞、南亞、非洲及拉美等地區經濟仍將保持良好增長勢頭。根據亞洲開發銀行最新預測,2020年亞太地區經濟增速將有所放緩,但增長勢頭依然穩定;南亞、東南亞2020年預期增速分別為6.1%、4.7%,其中越南、印度、菲律賓等國家經濟增長勢頭尤為可觀??紤]到上述兩個地區是我國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方向,這將確?!耙粠б宦贰苯ㄔO基本面向好。此外,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沿線部分國家經濟結構單一、債務管理水平較差,容易受到全球經濟放緩等外部因素影響,債務違約風險及金融風險或將有所增加。

03我國經濟增速放緩壓力持續加大,對“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提出更高要求

當前我國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期,預期2020年經濟增速放緩壓力將持續加大。根據國家統計局數據,2019年以來我國經濟增速持續放緩,第一、二、三、四季度同比增長分別為6.4%、6.2%、6.0%、6.0%。2019年12月世界銀行發布的《中國經濟簡報:周期性風險與結構性改革要務》預測認為,中國2019年經濟增速為6.1%,2020、2021年經濟增速將進一步下滑至5.9%、5.8%。同時,由于中美貿易摩擦等外部因素影響,我國對外經濟發展形勢嚴峻,2020年進出口貿易增速或將進一步放緩。在該背景下,我國經濟穩增長、穩外貿任務明顯加重,亟需通過“一帶一路”建設這一國際合作平臺拓展經濟發展空間,這將倒逼我國加快“一帶一路”建設進程。此外,受發達國家“再工業化”戰略推進與周邊發展中國家人口優勢及政策紅利擴大雙重擠壓,我國面臨的企業外遷壓力進一步加大,實體經濟發展進一步趨緩。例如,據深圳衛視報道,深圳正面臨企業外遷加速擴大之勢,近三年來規模以上192家企業搬離深圳,其中電子信息制造業達37.5%。如何在新一輪產業調整中促進“走出去”與“引進來”良性互動發展,鞏固提升我國產業核心競爭力,也成為我國開展“一帶一路”經貿合作亟待解決的問題。

04對外開放格局及開放合作體制逐步完善,成為“一帶一路”建設有效支撐

當前,隨著改革開放進程日益推進,我國正逐步從商品和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等制度型開放轉變,對外開放合作格局及體制機制建設日趨完善,為下一步“一帶一路”建設提供了有效的平臺支撐及制度保障。2019年8月,我國新增設了山東、江蘇、廣西、河北、云南、黑龍江等6個自由貿易試驗區,現有自貿試驗區達到18家,覆蓋東中西地區,對接國際規則標準力度不斷加大,對外開放布局日趨完善。未來隨著國家開放政策力度的進一步加大,金融等服務業領域外資準入門檻還有望進一步降低,這將確保我國在穩步“走出去”的同時積極開展“引進來”工作,從而不斷提升我國與沿線國家合作水平。

三、2020年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策略

2020年是我國“十三五”規劃收官之年,也是“十四五”規劃全面開啟之年。應積極把握順應國際國內發展大勢,瞄準“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亟需解決的迫切問題及戰略需求,堅持穩中求進總基調,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空間及重點任務再聚焦并與國內工作有機結合,確保2020年“一帶一路”建設取得更大進展。

01立足國家發展戰略需求,將周邊及中東歐地區作為合作重心,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空間再聚焦

積極把握國際政治經濟格局調整大趨勢,瞄準更好應對美國全方位圍堵及周邊國家不穩定因素,立足共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需求,對“一帶一路”建設進行空間再校準,著力將周邊國家及中東歐國家作為戰略重點。一方面,充分挖掘東南亞及南亞的巨大市場需求,加快推進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和經貿合作,在促進周邊國家經濟共同發展的同時為我國鞏固創造穩定的周邊發展環境。以提升我國產業發展效益與競爭力為優先目標,優化完善對東南亞、南亞投資布局,深化產業聯系及利益關聯;同時,以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版為依托,加快構建更大范圍自貿區網絡。另一方面,充分發揮中東歐與歐盟聯系緊密的優勢,穩步推進與中東歐及西歐地區國家簽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擴大提升中國-中東歐17+1合作機制,并推動與該地區更多國家簽署雙邊投資協定及建立自貿區,促進我國與中東歐地區合作由貿易為主向投資和貿易并重轉變。

02瞄準“一帶一路”建設的短板和瓶頸,推動規則標準建設、創新合作、投融資合作、文化走出去等方面取得較大突破

當前,中美等大國在科技創新、制度及規則等領域競爭日益激烈,同時“一帶一路”建設面臨規則標準及民心相通等“軟聯通”滯后于基礎設施“硬聯通”等問題,2020年乃至“十四五”時期應將上述領域作為工作突破點。一是依托中國-東盟“10+1”、瀾湄合作機制以及中國-中東歐“17+1”等合作機制,以深化貿易合作及產業合作等為抓手,持續深化與上述地區在經貿規則標準領域合作。二是以中東歐國家以及簽署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的西歐國家為重點,通過重點圍繞產業發展共性關鍵問題進行聯合科研攻關、建立聯合實驗室等,持續加強創新能力合作。三是充分整合國內不同資金渠道,并積極擴大與國際多雙邊金融機構合作,創新投融資方式,穩步提升“一帶一路”建設資金保障能力。四是進一步加大人文交流的投入,不斷創新合作模式、提高合作層次、豐富合作內容,加強文化走出去步伐,增強我國在沿線國家的文化影響力和認同感。五是加強對東道國實際情況及項目特點的研究,做好項目方案和融資方案差異化設計,切實保障重大項目穩步落地。

03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籌辦工作為依托,穩妥推動共建“一帶一路”機制化建設

2020年是“一帶一路”建設推進的第7個年頭,也是2021年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重要籌備之年??紤]到共建“一帶一路”已經取得廣泛國際合作基礎及積極進展,建議將部署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機制化建設納入到年度工作重點。結合“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籌備,考慮圍繞多邊機制及次區域合作等議題,通過召開國際研討會、組織沿線國家開展聯合研究等方式,調研了解沿線國家對共建“一帶一路”機制化建設的意向、主要需求及顧慮等,同時側面了解域外重點國家的反應,盡可能全面地調研分析成立“一帶一路”國際組織的可能性。在沿線國家具有一定意向的基礎上,考慮在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以多邊合作及機制化建設為議題設置專門分論壇,探討“一帶一路”機制化建設的可能形式及組織方式等。

04以西部陸海新通道為依托,加快西部以開放為特色的新型經濟走廊建設

為推動“一帶一路”建設與國內經濟高質量發展高效聯動,應綜合考慮西部陸海新通道輻射西部內陸、連接“一帶”和“一路”、協同銜接長江經濟帶的特殊地位,著力推動以其為依托的西部新型經濟走廊建設,帶動深化陸海雙向開放和促進西部大開發形成新格局。為此,應在以陸海新通道為重點的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基礎上,重點圍繞開放體制機制創新、開放型產業體系培育、區域合作和綠色走廊建設等方面加大探索力度。2020年,應力爭將西部新型經濟走廊建設納入國家區域發展總體戰略框架,確定為“十四五”國家重大區域發展戰略,并將蘭(州)-欽(州)沿線地帶作為我國國土開發和城鎮化發展的新縱向軸線來培育,通過強有力的規劃引導和政策支持推動經濟走廊加快建設進程。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國土開發與地區經濟研究所  曹忠祥  公丕萍  趙斌)

文章來源: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

真人麻将游戏在线玩 股票分析师软件 腾讯欢乐捕鱼怎么更换名片 gt急速赛车 江西快3投注app 手机捕鱼有哪些技巧 南粤36选7开奖广东 麻将规则教学 上海快3彩票apppp 美国股票指数 在家网上兼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