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管局原司長管濤談人民幣匯率與對外投資

  • 2017.05.02
  • 外匯管理指南
  • 來源:晨哨并購
  • 作者:
  • 閱讀:
  • 打印

對外投資增速過快會對增長產生影響,短期看不但會影響國家的安全,遭遇當地的投資保護主義,影響中國對外開放形象,長期看還可能導致金融資源的錯配。

4月27日,由晨哨集團主辦、中國股權基金投資協會聯合主辦的“第4屆中國跨境投資并購峰會暨第3屆金哨獎頒獎典禮”在上海舉行。峰會上,受主辦方邀請,外管局原司長、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高級研究員管濤博士做了主題為“人民幣匯率與中國企業走出去”的主題演講。

管濤博士認為,國內企業加快走出去步伐,有利于國際產能合作,有助于一帶一路戰略實施,有助于世界分享中國經濟成長紅利,有助于增加全球資本供給。但對外投資增速過快會對增長產生影響,短期看不但會影響國家的安全,遭遇當地的投資保護主義,影響中國對外開放形象,長期看還可能導致金融資源的錯配。

會議期間,管濤博士還就目前人民幣匯率以及對外投資形勢接受了晨哨并購的采訪。

從去年11月開始,中國對外投資出現資金出不去現象,但最近又有媒體報道資本管制開始趨向松動。管濤認為,2015-2016年,中資在對外投資上發展過快,其中不乏存在一些異常情況,影響著中國的金融安全。并且,2016年中國國際收支口徑的直接投資項下由凈流入轉為凈流出,加大了外匯儲備下降和人民幣匯率下跌的壓力。因此,監管層及時出手,有利于控制對外投資的節奏。而在今年的第一季度,人民幣匯率趨于穩定,一定程度上保證了外匯的安全。而最近所謂資本管制松動的傳聞,過去有關部門并沒有出臺收緊管理的成文規定,所以即便有所謂的松動,也可能是實際操作中根據外匯形勢發展變化的動態掌握。

至于中資對外投資的現狀,管濤博士表示,中資的對外投資并非完全出不去。在國家層面上,政府是支持企業的對外投資,但也有聽聞一些較大的項目需要接受監管部門的約談。企業做到如下幾點,對于通過監管審查會有幫助:

1.投資項目符合國家戰略和企業產業的發展方向

2.不撞政府“紅線”

3.在外匯形勢較好的時間段被約談,通過的概率較高

針對第二點勿撞政府“紅線”,管濤給出了具體的建議:“去年年底四部委就中資對外投資問題答記者問時,明確列舉了幾個受到監管’關注’的行業,如酒店、影視等,以及一些對外投資的方式——‘子小母大’、‘快設快出’等。中資對外投資涉及如上行業或者方式的,就應當在近期予以避免?!?/span>

同時,管濤認為,科技、制造業是中資對外投資的偏好行業,其所投標的有助于產業升級。另外,支持消費升級的投資也會是主流方向。但在投資消費升級標的時,中企應當注意,以影視、足球俱樂部為例,今年中資在這兩個領域的對外投資并購很多,但是這些標的是不是值?這是中資應當充分考慮的,“因為對這些領域的投資,是國外走過彎路的,中資在收購前,應當反思這些彎路,避免重蹈覆轍?!?/span>

當被問及如何看待萬達王健林轉向國內投資時,管濤博士回答:“萬達投資是懂政治,聽政府的話跟黨。另一方面,隨著國內經濟逐漸企穩,市場信心逐步恢復,中國國內的機會已經開始顯現,萬達選擇這個時候增加國內投資,也是有其商業上考慮的。因為畢竟在商言商,如果他們覺得現在國內不是投資的機會,他們也不會增加投資”。

人民幣匯率在經歷了去年的下滑以后,在2017年第一季度進入了一個平靜期。管濤認為其中的原因既有內部的也有外部的,既有市場的也有政策的因素。具體來講,從國內看,經濟逐步企穩,以及國內貨幣政策轉向穩健中性,支持了人民幣匯率穩定。同時,有關部門跨境資本流動監管政策的及時調整,也有利于人民幣匯率穩定。從國際看,美元匯率回調,香港離岸人民幣反彈且境內外人民幣匯率重新出現倒掛,一定程度上帶動了外匯回流境內。在這種內外部背景下,人民幣匯率改變了去年下半年一路下滑的態勢,今年一季度不僅沒有破七,反而升值了1個多百分點。

談及今年國際政治環境,管濤博士以歐洲和美國為例,對中資在這兩個地區的投資給出了建議。他認為,今年被稱為政治選舉年,但目前為止并未出現和類似去年英國脫歐公投通過那般的黑天鵝事件,所以對于中資的對外投資來說,這方面的風險有所緩解。但是長期來看,對歐洲地區的投資,尤其有關歐元的走勢,需要看未來歐洲政治家們是否有魄力去改革,順應民意。因此,中企若要在歐洲地區的投資,必需密切關注政治動向,利用一系列工具,做好相關的風險控制。

而對于美國,由于美國長期以來對于中國的成見,導致“中國是匯率操縱國”的錯誤認識。但是習特會過后,特朗普否定了這個觀點,因為他看到了中國動用了近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來防止人民幣匯率的下跌,因此短期內,中國避免了匯率操縱危機,否則,美國很有可能對中國施以貿易報復。中美投資的方向會在如何讓美國進入中國的金融服務業,以及如何讓有資本、有技術的中國企業進入美國的基建項目中去。

以下是晨哨君對管濤博士演講中有關對外投資內容的整理:

最近有市場機構發布報告指出,約60%的交易并沒有為中國買家創造實際價值,收益最差的是2000年代后期的能源類收購項目,過去十年間43%的跨境并購都是與能源有關系。但是其中的84%交易占交易總額的89%,平均虧損為初期投資的10%。本世紀初的時候,大宗商品價格上漲,很多企業都是為了服務于國家戰略到海外去收購能源、礦產,但是實際上這種一窩蜂投資,效果并不是很理想。

有幾點看法和大家做一個分享,第一,從長遠來看,國內企業加快走出去步伐,有利于國際產能合作,有助于一帶一路戰略實施,有助于世界分享中國經濟成長紅利,有助于增加全球資本供給。但對外投資增速過會對增長產生影響,短期看不但會影響國家的安全,遭遇當地的投資保護主義,影響中國對外開放形象,長期看還可能導致金融資源的錯配。重蹈他國金融戰敗的覆轍。我們還是一個新興國家,這方面還是缺乏經驗。

建議避免運動式的對外投資。從很多新興市場經驗和教訓來看,往往都是金融開放以后,由于企業或者銀行、政府可獲資源突然多了,會盲目樂觀地進行資金運用,但是忙中就容易出錯,這樣的情況下,他的專業知識跟不上,特別是風險控制能力跟不上他的投資布局步伐,就容易埋下風險隱患。當市場好的時候,這些問題可能不會充分暴露,當市場差了,這些問題就會暴露出來。中國前十年對于海外自然資源的收購,當時大家都是沖海外大宗商品價格上漲預期去的,但2008年金融危機后,大宗商品開始一輪長期的熊市,造成了投資的損失??梢?,這時候情況一旦變化,原來的投資不謹慎問題就會暴露出來。所以,我們要避免運動式對外投資,特別是很多熱點,就是說如果大家一窩蜂上去,熱點就會變成過剩,本來是新的利潤增長點,就會變成財務虧損點。

第二,要關心對境外并購項目的消化吸收能力,我們很多并購,更多是關注戰略并購項目,要跟我們國內企業全球布局、發展結合起來,要被我們能夠消化吸收,變成我們的利潤增長點,而不是負擔。

第三,是注意汲取他國的經驗和教訓。世界銀行國際金融公司(IFC)在新興市場發展中國家有很多經驗,我們可以學習他們的案例,或者有機會可以跟他們合作一起做投資,這可以幫助我們少交學費。尤其我們要研究別的國家曾經走過的彎路,特別是要研究日本在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海外大舉擴張,最終遭遇金融戰敗的教訓,避免重蹈一些國家已經犯過的錯。

最后,要樹立正確的金融風險意識。為什么我們對外投資發展這么快?一個很重要的拐點就是2015年三季度之后,這個很難明說,但不能夠排除這個可能性:因為匯率市場的劇烈波動,出現恐慌性的資本流出。但是我個人認為匯率不是對外投資長期考慮最主要的因素,因為長期投資更主要是基于一些長期基本面的情況來做投資決策,而不能夠僅僅是為了規避匯率波動的風險。對于匯率風險,我們認為是應該不要用賭徒的心理賭升值或者貶值,對于匯率風險可取的做法應該是采取合適的工具、適當的成本,控制你在當地投資出現貨幣錯配的風險。

我相信如果大家是理性的投資,有序的走出去,前面我們實際上也能看到,當資本流出時,如果是有序的流出,我們目前的貿易順差,還有我們的外匯儲備是能夠支持這樣的走出去。但如果變成以擠兌方式的走出去,最后就變成政府和市場雙輸。所以我個人認為大家在對外投資、跨境并購過程中,要有更多的理性,要少考慮一些短期的市場波動,對于短期的市場波動帶來的風險,你是管理它。對于跨境并購,更多是要基于長期的考慮。

相關推薦
真人麻将游戏在线玩 cac股票指数 20选5选号技巧 公司一般怎么发行股票 黑龙江十一选五100期走势图 850游戏下载官方网站 上海时时乐是正规彩票吗 福建快3投注技巧 35选7走势图带连线图 湖南丫丫麻将客服 南粤好彩1规律 ?